追蹤
去去閣樓的G點不良村
關於部落格
一個有點"蕭"的老菸槍G生活分享,
18歲以下請禁止進入,
無法接受同性議題或麻辣言語的也請自動離開,以免造成身心受損!
  • 2330589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我與人夫另一章 Me and a marry man another chapter

閣樓閒扯淡之那些年我們尬過的人夫

前幾個月寫了東京鬥人夫後
一直覺得似乎這個人夫不應該是我的第一個
可是東想西想老狗腦袋還是想不出別次的經歷
一直到上個月發微博時發了一張圖片
這才想到我的真正第一次人夫經驗

當然那是非常久遠的時代
所以大家只好跟我一起再追溯回女媧補天的時候

閣樓大約是19還是20的時候才破處的~非常的晚
當時很常跟學生時代的閨蜜曾美麗,林二姐等人
去高雄的全統亂晃
(我聽到有老讀者在尖叫了...
你以為能夠擺脫男臺灣小姑涼四人組嗎?
當然不可能~那就是我華麗麗的學生時代啊
人生是不可抹滅的XD
)

猶記當時應該才破處後的五次之內經驗吧
遇到了一個大約像下面這張圖的男人















他好似大約29或31碎
(因為他還有拿身分證給我看
只記得在30碎附近但是不是剛好30
)

長的帥帥的~身材瘦而結實~大約168左右的身高
他一進房裡就捧著我的臉扎扎實實先是親了一口
這讓我很是驚訝..

因為在那肉慾的場所
接吻雖然還是大部分人在過程中會做的動作
但是一劈頭就先親真讓我想不透他的目的

只見他有點笨拙的親了大約一分鐘後
瞪著我的臉輕輕把我的額頭的頭髮略撥到旁邊去
接著就是輕嚙我的脖子再往下到胸部
用著算是生澀但是熱切的技巧品嚐
其實當時我才沒經歷過五次的性愛
所以肉腳是一定的~可是他大約大了我10歲
技巧完全贏不了我多少~其實讓我覺得有點好奇

其實在我破處後的大約五年內
我實在很不能容忍超過14cm以上的尺寸
我覺得超過14就真的快要痛死了
根本就想拿冰錐給他冰戀一下
(當然以後發現大的好處
尤其現在年輕人發育越來越好
要找到14以下的只能去考古系找
XD)

而這個滿身小肌肉的小熟男把他的內褲蛻下時
拿著我的手去觸碰他已經勃起的陽具
老實說當時我真的還蠻驚喜的
因為他大約才12公分
而且偏細不長卻很直的小屌
跟他瘦瘦結實的身材其實挺一致化
而且對於當時對小屌有偏好的新破處世代的我來說
更是暗爽在心理

他後來慢慢的挺了進來~非常的輕柔
非常的小心的邊問著我:
"底迪~會不會痛?"

當時我真的是...
嘴巴帶笑到都快裂到耳朵邊的含羞說:
"不會"

之後他很賣力但是依舊非常小心的..
快速的抽差衝刺著
隔30秒就會問候我:
"會不會不舒服~會不會太快~要不要休息一下"

然後看著他擔心的眼神~帥氣但是已經是滿頭汗的臉龐
全身因為努力衝刺卻又要把重心自己分掉
擔心全壓在你身上會讓你不舒服而滿身汗的身軀
老實說當時我覺得很性感
而且這是第一次做愛不會覺得痛楚而難受
所以那時的我以為這就是一個美好的性愛了

他大約撐了快20分鐘
中間多次停下來好延緩他的時間
只見那時他邊拿著毛巾擦著滿頭的汗說:
"底迪舒服嗎?我們休息一下~好熱
而且你太緊了我擔心我會射出來
"
那時他應該是我第四次或第五次的經驗
所以我想太緊是絕對的
加上我又是緊張大師
就算他不是大屌應該還是能感受到那種緊張和緊實

過程中的十來分鐘我一直是很享受的看著
他一下半閉眼努力忍住的表情
一下是舒服張口小聲呻吟喘氣的衝刺
時而又是雙眼全開認真的看著我的雙眼充滿疼惜
然後就忍不住又找了我的嘴唇開始一陣輕柔的猛親
等到他終於射完了之後..
他抱著我躺了一倘兒接著就說:
"等我一下"
然後就起身了~到了門口還叫我起來鎖門
(因為當時全統不是喇叭鎖~是這種鎖)















所以無法像喇叭鎖一樣
--你走出門時往下按鎖關起來就好了
因此他還特別叫我起身鎖門~
然後還交代說等他進來會敲幾聲才開
我敷衍的回答也起身鎖上準備倒頭休息一下
因為很多人這樣說其實只是他要脫身
不要繼續抱著你睡..只想趕快洗掉一身汗的藉口

所以我也沒有想太多~剛躺下忽然有一種空虛感起來
這才知道尺寸太小的完全沒有任何痛楚沒錯
可是也沒有任何滿足
這才懵懵懂懂的發現原來這就是大家說的空洞感
完全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
很虛一點都沒有真實感

於是想不到大約2~3分鐘後
門外竟然真的傳來了剛剛約定的敲門聲
可是我當時完全是意興闌珊的感腳
不過隨著他在外面邊敲邊小聲喊
自己還是起身幫他開了門
不過那個臉也就淡定沒激情了

看著他手邊拿了一個錢包
打開拿出一張大約幾個月的小寶寶照片放在我手上
我當時還以為是他小時候
問著他:
"你小時候是個小胖子耶~好可愛喔"
結果他把我摟住輕輕的用嘴唇偷偷的在我額頭親了一下說
:"那不是我~那是我兒子~很可愛喔"

"你結婚了"
我其實是有點驚訝的
因為當時剛出道也才幾年
當年網路也不發達~身邊又沒幾個G圈老前輩
所以對於這些事情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對啊~不過我老婆生完小孩後就不想我碰她了
雖然我本來也不是很喜歡她
可是我一直想再生個小孩
而且我老婆也不愛接吻~不愛愛撫~不喜歡做愛
讓我很喪氣
"
邊說罷他有點使盡的抱緊我

"其實我不算是純同志~因為我沒有喜歡過男生
可是我又不想花錢找小姐
我覺得這對我的婚姻也是一種不尊重
所以只有忽然很想發洩的時候我才來這種場所
"
他像是抱著他兒子般的輕輕把我摟住搖了搖

"喔~所以你不是被逼著結婚的"
閣樓當時像是聽到了天方夜譚般的也完全答不上腔

"也算是~因為我個性一直很內向
之前只交往過幾個女朋友時間也不長
(這點我完全從他做愛時親吻愛撫的生澀感可以體會到)
等到年紀大了到了適婚年齡時
剛好那時就是空窗期...
所以爸媽就很擔心的幫我相親
所以這個老婆是相親來的~其實真的不是很愛
"
他有點無奈的邊嘆氣邊跟我說著他的經歷

"你知道為什麼我剛剛一進來就親你?"
他頭往下看著我的眼睛
再度輕輕撥開我遮住眼睛的劉海

"嗯......嗯..."
我搖了搖頭~沒法回答

"因為你很像我某任的女友
我很愛她~我們當時已經論及婚嫁了
..
所以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歡上你了"
於是這個男人開始話很多的娓娓的道著
只是那時我的空虛感越來越重...
所以後來其實就是貼著他的胸
開始神遊的沒注意他說的話

因為雖然我從小到大
從來沒有過任何一個時期很想交男友
可是這次遇到一個已婚男人
偏偏我也沒有成為小三的雄心壯志
加上剛剛性愛結束後的空虛感
讓我實在很不想再聽的任何事情
就是有一種"so~what?that's not my business"的感腳

但是我記得他知道我是學生後
還有掏出他錢包的錢要給我做零用錢
金額我沒看~大約幾千元不是很多
可是當時的我很排斥..

因為當時高雄有一個老頭子陳老爹一直出價
到處放話要買我的初夜
所以對於有人又拿了錢...
就讓我覺得我又不是出來賣的

而且覺得這個男生除了身高矮了點~條件也不差
也不算老~何苦把自己的level搞低
所以我當時堅決的推拒掉了
(現在整個很後悔.......
之後再也沒有人做完要給我錢了啊~淚奔
)

不過我知道他真的把我當成需要照顧需要呵護的小弟弟
這點我也很謝謝他--在多年後的今天

之後我跟曾美麗他們大約還是2個月左右
可能會約一次去全統
不過閣樓一直走寧缺勿濫路線
也沒打算掛業績跟人比今天被督了幾次XD
所以常常我晃了一圈發現沒有好貨色
我就在休息區開始看我的漫畫
所以才會被之前一個胖子趙馬琪戲稱我是[漫畫王]

活該也是緣~大約隔了快要一年的一個周日
(我們以前都是周六約跳舞
然後因為我們都住家裡
所以跳完舞半夜2~3點當然還是都得回家
所以吃不到跳舞完夜宿三溫暖的那群

所以我們只能看..能不能吃的到
----周日休假去三溫暖的阿兵哥團
但是曾美麗這個慾女每次總是不到中午12點
就急忙要把我叫起床好趕得及14點前進去
-其實曾美麗也是對的啦
因為以前週日大約過了18點後
三溫暖就幾乎沒有人了
老實說14點進去頂多也才能玩四小時
只是我無法在中午前起床~只能硬ㄠ到那時候
否則假如曾美麗自己去..
都嘛是七早八早就去當農田給人家耕了
)

那次一樣很早就被曾美麗和林二姐吵醒
洗澡做美德~畫個淡妝
(當時的淡妝就是用2B鉛筆畫畫我很淡的眉毛
和擦擦護脣膏XD
)
吹個半屏山就準備出發
去離我家大約只要騎車3分鐘的全統
(我發現我真的很有種---
Gay bar離我家一分鐘
Gay 浴場離我家三分鐘
我是有多苦逼啊...
每天都要偷偷摸摸的躲開鄰居的監視去無樂不做
)

到了那裡晃了一圈~還是沒啥像樣的人
可是因為睡眠不足~所以眼睛很痠
只好找了間空房去瞇一下;

躺下不久正在迷迷糊糊的時候嘴巴就被抓起來喇舌
眼睛開了看到一個人深情的看著我
不過我只覺得他很面善~完全沒有印象...

之後就開始做了~做到一半的時候
記憶忽然慢慢湧現回來
本來覺得這個男人好輕柔
而且插入又不痛~真好
可是等到開始隱約記得這個人我做過
只是想不起他是誰?
我不知為啥有一種厭惡感起來
為神馬會這樣~現在我還是說不上來..

不過也是那時候我才發現[談戀愛][交男友]這事情
似乎跟我沒有甚麼關係了
因為我發現我無法跟同一個男人做兩次
(同一天不限
因為我最長記錄同一天跟一個男淫做了四次
所以我同一天是可以無限制的..
可是當天做完出了房門就是陌生人
假如隔天他又來找我~我就完全沒辦法再做的下去了
)

連這個當時幾乎做愛唯一不會不舒服
不會讓我痛得很踢人下床的小帥哥人夫
我都不想跟他有第二次接觸.

本來被挑逗起來的慾望和已經勃發的小閣樓
竟然因為回想起他是我曾經做過的男人
忽然像喪氣的氣球一樣立馬消掉..
然後開始有種淡淡的厭惡感起來
開始想把他推開..

他似乎看出我的表情變了
他很無辜也不知自己做錯了甚麼
可能以為他弄痛我了
開口問我:"不舒服嗎?"
我淡淡的搖頭
最後自己一直想要起身
不過他在我起身前就射了出來

之後我半坐起來捧著額頭揉著~裝著頭痛
他開始慢慢的用兩根拇指也在我太陽穴慢慢的揉著
等到我打算離開只好慢慢張開眼
接觸到他深情又含著淚的眼睛
老實說嚇了我一跳
所以一時也就不好強制走開

"你還記得我嗎?"
還是眼睛閃著淡淡淚光看著我..那麼輕柔的

我有點遲疑的回憶記憶中的男淫
....還是決定緩緩的搖了搖頭

"啊~不記得了?你現在有男友了嗎?
我之前好幾個月前在這裡碰到你
我們那天做了兩次愛
我還拿給你看我兒子的照片記不記得?

我本來很少來了
有時一年都來不到兩次
後來那天回去我就很後悔沒跟你要聯絡方式
所以下個禮拜我又來想說要來找你..沒找到

之後我連續來了快要半年
每個禮拜幾乎都抽空來
有時公司派我去別的縣市出差
我還是堅持周日要趕回高雄來
可是有幾次還是要停在當地到大約週一周二開會
我就會擔心可能這個禮拜你就去了
那我又找不到你了
..."

一樣口吻很輕柔~緩緩的說著很多的話
說著他怎麼連續幾個月的找
一直過了半年後他才放棄沒有再來
結果又隔了半年這次來竟然又碰到我了
他的激動~他的想念...
(其實土雞姐講過一句雞式名言
真的哥是沉默寡言的~不會像個女人一樣碎碎叨唸著
這個男人卻一慣用著他低沉~溫柔~性感卻關愛的口吻
碰到我總是把我當成知己的一樣說了又說
可是我其實一點都不討厭~他依舊還是很man-對我來說
)

可是那時在我的耳裡都是不值得一聽的
因為我心裡一直被一種
"同一個人做過兩次"的莫名厭惡感盤據
加上這個人結了婚了~又不是鈣..
講再多還不是白搭?

我可不想當個沒地位就算了
連身體都不能時刻擁有的小三
所以我只記得我冷冷的回拒了他晚餐的邀約
他很失落~可能還以為我是故意編了藉口
一直到我們出了房門到了交誼廳
看到我和曾美麗~林二姐熟捻的聊天
他杵在交誼廳接浴室的走道上看了好一會
....才死了心的離開

其實在很多年後的今天寫出來有種蛋蛋的哀傷
本來是打算再寫一篇[人夫情色文]
來緩衝一下上一篇的美食篇
可是一邊寫著..當時一些對話就慢慢回想了起來
現在想想當時自己真不知福

其實他是個很好的哥
很照顧人~很親切~很溫暖~很喜歡我
甚至做愛也是那麼的呵護溫和
不過也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好人
讓我認清了--我真的無法跟一個男人同床兩次
even someone like him!

認清自己才能走出適合自己的一片新天新地
謝謝那位不知名的哥~希望你現在一切都好
不知你是否已找到另一個能給予你快樂的人
不管他是男生還是女生....
謝謝你對我的照顧~和給我短暫但真摯的愛護!

好了~最後發發好久不見的小狼狗圖
這個小帥哥Ken
他每張照片看了都讓我想嫁給他耶~怎麼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