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去去閣樓的G點不良村
關於部落格
一個有點"蕭"的老菸槍G生活分享,
18歲以下請禁止進入,
無法接受同性議題或麻辣言語的也請自動離開,以免造成身心受損!
  • 2330589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災難雞之災難日本行之機場災難計 My worst experience in airport of my Tokyo tour

閣樓出國趣之日本災難行(二)之機場出不了關篇

今天其實是閣樓的生日耶~快鼓掌!(拿皮鞭注視)
本來是打算找幾個好朋友出來聚聚或是去跳跳舞~
不過在日本最後兩天我的聲音就嚴重到發不出聲音來,
所以只好作罷,我就自己拿在日本機場買來
本來打算2/14情人節晚上回國自己吃的巧克力幫自己慶生,
希望今年否極泰來!world peace(環球小姐封后口吻)

上一篇提到要出國前的災難,經過近一個月的努力終於搞好出國的行程,
結果自己搞錯時間,忘了我週一出發,可是那個禮拜六要補過年的假,
我還傻傻的行李是空的,想說有兩天整天在家裡慢慢磨也就夠了,
後來知道週六要上班等於只上一天,當場嚇昏我,望著空空的行李,
連電子機票的mail都還沒找出來,週一可是早班機,
果然...開始了另一個災難的開始!

當天只睡幾個小時就坐了接送車到了機場,
結果才一入關馬上遇到狀況,我去年才換的晶片護照怎麼刷都刷不過去,
後來海關人員也搞不懂,
因為日本氣溫大約才2~9度在台灣就穿的像是北極熊的閣樓熱的滿頭大汗,
後來他們才查到我被境管局禁止出境因為肺結核,這下我可火大了,
又要壓下氣跟海關人員解釋,
幸好這次遇到的好姐妹海關人員很好
趕忙幫我打給境管局住海關人員請他們火速過來
(那時離我登機大約剩十分鐘)

結果等到開始登機五分鐘才看到境管局人員急忙過來,
聽我解釋狀況,不過那個女的辦事能力其實真的有點差,
不過她看出我滿頭汗又很焦急的樣子
還好開頭第一句話有先安慰我:
"不用擔心,你今天出的去,因為你是飛短程線,
你要是飛歐美線就不能去了
"
(你咧圈圈叉叉咧...)

還問我班機號碼,日期,航空公司,會不會轉機去別國玩啦,
啥時要回來啦...一堆他們根本就可以拿到的資料.
我只好繼續用我跟毒妮一樣被濃硫酸潑過的聲音無奈的回答,
可是聲音真的沙啞到我要重複多次她才聽的到.

後來應該是一個海關的主管非常迅速的掌握好狀況,
他先問境管那女人我今天出境沒問題吧
(那時離起飛大約只剩10分鐘),一確定沒問題,
他馬上先幫我用無線電通知日航我會上去,但可能會晚一點,請他們等我,
接著境管局問我的航班,去回程那個主管完全資料都不用看的
就幫我回答的正正確確,
境管局還帶了幾個N95和一般要藥用罩要讓我戴上,
還囑咐那個主管要是班機沒有太擠盡量幫我換到邊邊偏僻的位置.

之後又開給我一張中文證明說假如對方拒絕我入境教我拿這張證明
(吼~這位大姐~你開了一個中文證明是哪個日本海關看得懂啊~
而且境管局是你們再管,日本怎麼會有我的資料~見鬼了
!)


 














後來這個主管親自陪我快走去登機也大致問了我一下狀況,
聽到我的情形還好心提醒我回國一定要找台大或是中和衛生局
看是否已經去銷案了,
一定是兩方有一方出錯,不然境管局不會還沒銷.

不過他也跟我一起抱怨可能是國營機關都是這樣
程序跑一堆東拖西拖的,
我說12月初就培養結核菌了,只要4~6週,現在都已經2月初了,
還沒培養出來才有鬼咧,
而且出院第一天就急著電話追蹤的衛生局
也再沒打電話過來問候或是送藥,
所以可以確定台大醫生說的的確是沒錯的!
(今天2012/02/16 衛生署就打給我老娘說檢查結果出爐不是肺結核,
還說甚麼連絡我都連絡不到~所以連絡家人--狗屁一堆~
我這幾天完全嚴重失聲到一個字都講不出來~可是完全沒有未接來電
)

所以我終於在飛機起飛前的五分鐘滿頭汗的到達了機艙
開始我有史以來去日本最久的九天無行程的自由行!

可是你們以為我的苦難就這樣結束了嗎?才迷有呢
今年苦難第二樁就是在第二天去涉谷逛街時忽然走到一半
被兩個年輕警察攔住問話,然後一直做出掏東西的手勢,
我就想說老娘才剛到涉谷站,菸才剛抽完,都還沒開始逛咧,
不會以為我順手牽羊吧?

不過又看了幾次好像不是..我只好猜是要我拿證件~
所以我就從皮夾拿出影印在手邊的護照影本,
問了"これはpassport copyですか(這是護照影本~兩位大哥行不行啊)?"

但是他們一付很茫然的表情,邊重複
"passport? copy? それは何ですか(護照影本?甚麼鬼啊)"

這下好了,感覺又不像要看我證件,
後來他們就很客氣問我是否能跟他們去"police office"
(靠北邊走咧~我能說不行嘛?難不成要在東京大演警匪大戰?
喂~誰是匪啊?明明是美艷媽媽桑大戰涉谷兄貴警察戲碼啊
)

反正最後被帶到警局,中間邊走路邊問我從哪來,
我說台灣,他們馬上很高興說:
"中国語を話ですか?(你這豬女會講中文吧)"
我就說"(拜託~老娘啥都不會就只會講中文)"

我就想說警署有會中文的最好,因為我滿肚子疑惑和火沒處發,
這兩個應該不超過28歲的小警察語言不通外,
態度口氣其實一直很客氣,我要是耍潑..亂鬧反倒顯得我們無理在先了.

結果到了就被帶入一個小房間,開始禮貌的問我能否檢查我的包包,
我就說"です(最好我是能說不要啦~拎娘咧)"
把包包給他們,一個開始把所有的東西全部倒出來,
詳細到連衛生紙都問我這是甚麼?
(衛生紙是能幹嘛?除了擦汗,擤鼻涕,擦屁股,難道能拿來當瓜子嗑?)

然後吸油面紙也拿出來問,我只好比畫擦臉按壓的動作,
然後剛好皮包有兩個套子和潤滑液
又來問
"康打恩?(コンドーム?愛的小套套?)"

又掏出兩小包隨生包問
"摳咧哇讓ㄉㄟ嘎(これは何ですか?這是什麼鬼玩意兒)"

我那時忽然想脫口說KY()
結果另一個就拿過來說"Gelㄉㄟ(ゲルです!抹雞雞和菊花的潤滑液啦!)"

然後錢包每張卡片都拿來對我護照影本的名字,
反正我本來是疑惑大於火大,那時火就慢慢起來了,
因為檢查詳細到讓人不舒服了,媽的最好一個路人
你們都搜成這樣,那張志揚就不能藏水果刀自殺了,媽的.

後來又示意能否搜身,打火機,香菸,一個一個掏出來研究
,後來連我的原子筆都來問我這是幹嘛的,
那時我很想大罵"E04"!

後來電話來了,終於一個會講中文的用中文問我,
感覺是一個日本人去大陸學過中文
(後來發現不錯,因為他雖然是大陸口音,可是流利度不夠.
而且後期我在發飆的時候,
他還跟我說可以講慢一點嘛?

靠北~閣樓連普通聊天講話速度都快到讓人聽不懂,
更何況罵人還要我減速,是頭殼壞去喔
)

他一開始就問:
"你為甚麼不帶護照?你不知道要帶外國人居留證跟護照在身邊嗎?"

我就回答:"我已經帶了影本了啊?
請問我到你們國家遊玩,我又不退稅,我只是逛街有需要帶到正本嗎?
而且我沒有外國人居留證啊
?"
(心理還在想你不會指簽證吧?
你不知台灣是短期入境可以免簽入境日本嗎
?)

他又用那種很冷很機器人的態度問:
"你怎麼會沒有外國人居留證?你沒有怎麼進來日本的?你的護照呢?"

我就開始沒好氣的說:
"護照放飯店,我出來逛街帶正本要是遺失..我不更麻煩,
而且我去那麼多國家沒遇過逛街出來外面晃,
下午17點需要一定帶護照正本在手邊的,
還有我只是來旅遊,又不是來長期居留,我哪有甚麼外國人居留證啊?
你是指入關海關的那張入境書嗎?那也釘在護照上啊
"

然後他開始就用逼供犯人的態度:
"你怎麼會沒帶?難道你們台灣出門不用帶身分證嗎?不用帶居留證嗎?
而且你怎麼會沒有居留證
....."

開始態度很差劈哩啪啦訓我,然後叫我把電話交給那兩個警察.

那時另一個沒接電話的警察就示意我東西沒問題了,要幫我放回去嗎?
那時我臉已經很僵了,
我完全不想自己動手,想說你們搞的爛攤子,你們給我收拾好,
所以我就面無表情的點頭,他就開始很溫馴的幫我收進袋子裡.

收到一半接電話那個又叫我去聽電話,聽了電話還繼續鬼打牆:
"你為甚麼不帶護照在身邊?你們台灣為甚麼不用?
你怎麼會沒有居留證?
你怎麼能入境日本?你飯店在哪裡?房間幾號
?.."

反正拎爸就越聽越不爽,
我就從本來禮貌溫順但是平淡沒有表情的口吻一變:
"是~我們台灣在下午出來逛街走路不用帶身分證,
你有疑問嗎?
我們半夜才要帶身分證應付出入一些18歲不宜的場所,
怎麼進來,你們海關讓我進來的,你有問題打電話去問你們海關啊?
馬上給我打,我飯店在池袋?怎麼樣要請警察載我回去拿嗎?
還有我說過我只來十天又不來長住,我拿甚麼外國人居留登錄證啊?
請問我犯了甚麼法?他們在大街上把我帶到警察局請問是怎樣?
我犯了哪條法?沒帶護照在手邊法?台灣辦事處電話,你給我轉接過去
..."

反正閣樓開始披哩啪啦以講順口溜的速度開始口氣憤怒的飆出這一段
(這裡不管閣樓是錯是對,寫到這段我還沒去查
日本是否有規定無時無刻外國人士只要在街上都要帶護照正本的規定
而且依我以前在旅行社經驗.
我們台灣有所謂的外國人辦理居留證的登錄那些都不是指簽證,
而是指長期,例如待一年啦這種的,我也不知對應到日本概念一不一樣?

不過我就說了先不管閣樓對錯,就算你們有這規定,
我沒帶身分證?能犯到甚麼大法?
而且我不偷不搶不是現行犯你搜我身,搜我所有東西又是為哪樁
?)

這時他口氣忽然就有點軟下來:
"你講慢一點,我聽不懂,不過你在日本就是要遵守日本的法律不是嗎?"
(他可能也只聽懂我那順口溜的一半,
不過從我陳松勇的嗓音應該已經聽出我在暴怒了,所以有點想算了
)

閣樓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看到對方軟了,
我說過我就會給你和自己台階下,我那天還沒吃飯,血拼呢,
跟你們耗著對我沒好處.
而且經歷差點無法出境的狀況,
我可不打算第二天就得罪日本警方被遣返回去.
所以我就壓了壓脾氣說
"ok~我同意,假如這是你們日本的規定,我下次出門會帶護照,
那請問他們搜身是怎樣?我犯法了?偷東西了?
現在要怎麼辦?搜也搜完了
"

他才說:
"因為很多外-國...人在日本做不好的事情,
你又沒有帶護照,所以他們會檢查這樣,沒關係你可以走了,
幫我把電話交給警員
"

然後警員接過電話嗨了兩聲後就回來跟我敬禮說可以走了,
然後一直說"撕你媽癬(ん針歹勢啦)"
我就面無表情的搖搖頭表示沒事,後來微微點了個頭跟他們示意就走了..

這真的也是我出國至少20次,包含日本都五次了,
第一次碰到這狀況,讓我當天馬上火大到坐車回池袋.
其實當時兩個警員檢查完也沒放我走的意思,
後來電話那個還多次質問我,真的讓我覺得人都這麼賤嗎?
就像台灣服務業很多客人都養成壞習慣有吵才有糖吃
(我上一篇旅遊文有稍微提到)
沒帶護照,我說放在飯店,你當然不可能拘留我,
除非你帶我去飯店我還出示不出來或被查出有啥違禁品在身上,
可是他們就是不放人,
非得要拎爸做出我最討厭的罵人,吵,兇,理不直氣壯,
你們才想快點息事寧人把這個麻煩鬼趕走嗎?

我那時要是繼續維持我的有理溫馴反而又不知要被刁難多久?
後來回飯店剛好微信幾個大陸網友想約我見面,
我跟他們講了一下,兩個都安慰我說:
"日本人就這樣神經啊,我在日本五年了,
每天都要把居留證放在身上,我五年被查了4~5次了
"
他們雖感無奈~還是沒辦法,才讓我稍微釋懷!

不過大家~假如以為我的東京災難行就這樣結束了~
才沒有呢~最後一天要做skyliner到機場,
他是對號,準點開的急行車,我的車是15:45分開車,
我15:43才到JR線轉京城線的閘口,重點JR票還不見
(當時suica餘額已經剛好刷完,所以最後一程買單程地鐵票)

等到我終於找到,衝上手扶梯提著兩袋行李,
一個行李箱剛隨便找個列車廂進去不到15秒,
l5:45準時關門,列車開始走了,嚇出我一身冷汗.

然後本來我的班機是21點到桃園機場,約好了機場接送,
基本應該大約22點多就回中和家了,結果當天因為桃園機場濃霧,
在半夢半醒間聽到有旅客在問空服員,空服員說不會啦,
這次還能降松山,還有遇過那種松山也無法降落要飛到高雄的,
這次算很好了.

然後我模模糊糊又睡著了,後來快到時,
聽到我旁邊一個吵雜的女孩..
她在10分鐘內打給她五個家人或朋友講了幾乎兩分鐘都一模一樣的話
才讓我嚇醒.

"你知道我在哪裡嗎?我在高雄,齁,
你都沒奇怪我今天回國為什麼在高雄嗎?對啊,
應該要在桃園啊,就起大霧啊,你知道我看窗外多可怕
有七架飛機都在我身邊排旋無法降落耶,
對啊,結果只好飛來高雄了
..."
她講了五通電話每通的開頭幾乎都一樣,
然後似乎朋友家人也不是很在乎她人在哪裡,
她還是一直嘰嘰喳喳的講著,
根本就像聽到一個壞掉的唱片跳針瘋狂重複XD

不過..靠~我才發現我現在在高雄,
看了看錶22點多了,比預期晚了一小時,
後來又被日航JAL安排去坐巴士接回台北車站,
要上車站前還遇到很多旅客在吵賠償問題,
不過我當時真的又熱又煩只想趕快行李放好..下來抽根菸,
不過最後賠償應該也是不了了之.

雖然我在樓下巴士旁邊抽菸聽到日航的人員
請巴士和機場人員記得每個人發一瓶水給我們,
回收登機證,然後發給我們一張甚麼券?
不過我上車時水都發完了
(幸好在機場出關我就先買了一小瓶礦泉水),
然後日航的日本人員上來收回登機證,可是也沒發給甚麼東西,
所以完全不知道是否像閣樓姐上次坐荷航也是因為氣候原因delay起飛,
發給他們以後買機票的折價券!

所以本來預計在情人節當天回到台灣的我
竟然在隔天2/15 04:00多才到台北車站,
快要五點才結束我整個東京九天之災難..

 

好了今天第二篇又是抱怨文XD
當然要放放另外的日本APP小狼狗讓各位客倌消消看完也不好的情緒!
另外這篇的日文對於會日文的朋友應該看得很痛苦~
但是請原諒閣樓的日文程度是0,我只會ㄉㄟ撕這種尾詞,
所以都亂打一通,知道我要講啥就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